救救我的孩子(转载自2009年7月16日《拖拉机报·影视周刊》)

时间:2019-04-15 05:02:00166网络整理admin

救救我的孩子         “卿卿,感觉好吗妈妈特想你们!一定要坚强,美好的生活正等着我们!”         “卿卿,你胃不舒服,是药物反应咬紧牙关,再坚强些,一定要吃东西!”         “卿卿,我不想叫儿子受苦!我没本事,没有钱,老天爷救救我的孩子吧!”         这是存在丁爱萍手机里的、发给儿子的短信从这些短信中,我们不仅可以清楚地看到,作为一个母亲,丁爱萍对儿子深深的爱更能从她那近乎绝望的祈求中感受到,她和她的儿子此刻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考验......                 “病如山倒,感觉就像天塌了一样”                 事情还要从一个多月以前讲起今年5月底的一天,原工具厂内退职工丁爱萍,接到在北京工作的儿子黄卿打来的电话在电话中,黄卿告诉母亲,自己这些天来时常感到头痛、乏力、反胃,并因此而住进了医院这让丁爱萍着实有些担心因为她知道,黄卿是个非常懂事的孩子从他去北京上学到工作的这几年里,为了不让父母担心,无论是生病还是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他都会想办法自己解决,而尽量不让父母知道可是这一次,儿子却一反常态的,专门打电话告诉她,说自己身体不适可见这一次,儿子的确病得非常严重         紧接着,第二天,黄卿所在医院的医生,打电话通知丁爱萍,说黄卿在之前的检查中,被查出血相偏高,需要做进一步的检查和治疗,让她马上到北京一个不好的预感,顿时笼罩在了丁爱萍的心头......         “当我和丈夫赶到医院,医生告诉我们,我儿子得的是急性髓细胞性白血病如不及时治疗,将会有生命危险治愈的唯一办法,就是进行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费用至少要40万元当我和丈夫听完医生的介绍,我感觉自己眼前一片漆黑,脑子里嗡嗡作响,那感觉就好像天塌了一样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样的厄运竟然会降临在我儿子头上!”丁爱萍一面回忆着当时的情形,一面默默地流着泪         的确,在丁爱萍眼中,刚刚度过25岁生日的儿子是那样懂事、阳光又善良对于他来说,人生中最美好时光才刚刚开始丁爱萍告诉记者,黄卿非常喜欢画画,因此在高中毕业后考进了北京的一所艺术学院学习动画和平面设计2007年大学毕业后,黄卿留在了北京,和同学一道开始为实现自己的理想而打拼         “黄卿这孩子特别善良,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学校,他总是喜欢热心的帮助别人有一次,他在北京的一个同学因烧伤住进医院当他得知那名同学家里经济比较困难,他主动将自己一个月的生活费拿出来给了那名同学还有去年汶川地震的时候,他不仅积极参加捐款还用自己为数不多的收入,资助一名来自四川的同学完成学业并主动帮她补课备考,使她顺利通过了考试”丁爱萍说,“因为孩子知道家里经济也不宽裕,所以他做这些事,从来没跟家里要过一分钱,所花的钱要么是他的伙食费和零花钱,要么是他帮别人打工挣来的一点收入......事实上,我们家里的条件的确算不上好丈夫和我都是因为患病从原单位内退出来的特别是黄卿的爸爸,做过好几次手术,胃被切除得只剩下五分之一可就这,为了让一家人生活得好一点,他还是在外地打了7、8年的工,又供房子,又供黄卿上大学好不容易熬到孩子毕业了,以为可以苦尽甘来了谁知孩子却得了这个病40万的治疗费啊!这对我们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         在得知儿子病情的最初几天,由于担心黄卿会承受不住这突如其来的打击,丁爱萍和丈夫一直没敢将真相告诉他每当黄卿问起,他们都说他只是得了较为严重的贫血症“在那几天里,我和丈夫的心理压力特别大,一方面我们为孩子得这个病而忧心,另一方面我们又害怕自己的这种情绪会被孩子看出来         可是纸终究包不住火三天后,医生还是把真相告诉了他出乎我们意料的是,孩子不仅表现得非常平静,还反过来安慰我们说,你们别难过,我没事,有病就好好治,我会挺过去的!听他这么一说,当时我的眼泪就下来了我抱着他说,我们一定可以战胜这个病,妈妈和你一起加油!”丁爱萍说                 “一个月花6万元,花钱就像流水”                 可是治疗白血病,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日复一日的化疗所带来的副作用很快便显现出来反胃、脱发、口腔溃疡一个又一个难熬的考验接踵而至这其中最难忍受的就是口腔溃疡嘴角、牙龈、口腔壁,不过几天时间,黄卿的嘴里就几乎找不出一处地方是完好的、不疼的特别是当他吃东西的时候,每次咀嚼吞咽所带来的痛楚,都会令他头上直冒冷汗起初,黄卿还表现得非常坚强,无论嘴怎样疼,都坚持进食可是随着他嘴里的溃疡面积越来越大,别说是吃饭,就是闭着嘴不动,嘴里也会疼的难以忍受         “那天,我送饭到医院孩子一见到我就摇头说不想吃饭我劝了半天他才答应吃可是试了几回,他都是刚把饭放进嘴里,就又吐了出来,怎么也吃不下最后他实在疼得受不了了,抱着我一面哭一面求我说‘妈妈,我嘴疼得厉害,真的吃不下,你别再让我吃了吧!’这是他入院以来第一次当着我的面哭,哭得那么伤心、那么委屈,当时我的心都快碎了!可是一想到,他每天要吃那么多药,又要做检查,不吃饭怎么能行我就鼓励他让他一定要坚强,咬紧牙关一定要吃饭!结果他真的就不哭了,还跟我说‘妈妈,对不起今天我没有调整好情绪让您难过了,我坚强把饭给我,我现在就吃!’看着他一口接一口把饭送进嘴里,一面吃一面痛得直流眼泪,我真想求老天爷把孩子的痛转移到我自己身上,让我替他受一会儿”说到这里,丁爱萍忍不住泪如雨下         除了要要承受身体和心理的伤痛,治病给黄卿一家带来的经济上的压力,也让他们感到透不过气丁爱萍告诉记者,黄卿住院后已经先后做过两个阶段的化疗,每个阶段化疗的费用都在3万元左右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仅化疗这一项就花了6万多元“这些钱可是我们一家人这么多年省吃俭用攒下来的原本我和孩子他爸是准备将这笔钱用来给黄卿结婚,可是现在......”         由于在北京,没有什么亲友加上黄卿住院需要24小时有人陪护到了北京以后,丁爱萍和丈夫就一直是在黄卿和同学合租的一套不大的房子里暂住一个月来,夫妻俩白天轮换着买菜做饭、夜里轮换着在医院陪护为节省开支,他们每次做饭都只做黄卿一个人的饭,而夫妻俩则是每天只买两块钱的馒头,就点咸菜、白开水充饥即便是这样省,夫妻俩来北京前所带的7万元钱,还是很快就被花了个干干净净——而此时手术还压根儿没做救孩子的希望也因此而变得愈发渺茫残酷的现实,让丁爱萍夫妻俩如坐针毡         为了筹钱给孩子治病,今年6月底,丁爱萍从北京回到洛阳,准备向亲友们求助临行前,丁爱萍望着病床上的儿子,暗下决心:这次回洛阳一定要将40万元救命钱凑足,就算是砸锅卖铁,也一定要把孩子从死神手里抢过来         事实上,在丁爱萍回到洛阳后的最初一段时间,她的筹钱计划进行得还算顺利那些熟识的亲友们,在得知他们家的情况后,纷纷伸出援手少则几千、多则几万,一些亲友甚至将家里所有的积蓄都拿了出来对于他们的帮助,丁爱萍都铭记在心,并怀着深深的感激可大家毕竟都只是普通的工薪族随着所有能帮上忙的亲友一个个的解囊相助,丁爱萍终于筹措到了将近20万元可这距离40万元的目标还相差甚远,更何况,此时的丁爱萍已经再也找不到可以求助的亲友                 “配型成功,砸锅卖铁也要救孩子”                 就在丁爱萍为筹钱而发愁的时候,从北京传来了好消息:黄卿所在的医院,通过中华骨髓库找到了四个与其造血干细胞相吻合的配型只要在接下来的高分辨检查中,也能够完全吻合,医院就可以为黄卿做造血干细胞的移植手术当然,手术的前提是要有充足的费用这让丁爱萍在看到希望的同时,不由发起了愁         绝望中,丁爱萍想起了自己以前的同事——原工具厂的工友们于是一场由工具厂领导发起的爱心捐助,在该厂的车间里火热地展开了“让我感动的是,尽管我已经离开单位这么多年了,同事们手头也都不怎么宽裕可大家还是为我们捐了15000多元对他们除了感谢,我真不知还能说些什么”丁爱萍说,“除了单位同事的帮助,我所在的南盟小区的居委会和邻居们,也向我伸出了援手一些好心的邻居在得知我家的情况后,主动上门把钱送到我的手中几百元、上千元,每一分钱都包含着温暖,给我们带来希望!”         然而就在大家一点一滴地将含着暖暖爱心的救命钱,交到丁爱萍手中的同时,在北京的医院里,因治疗而花去的费用也在不断上涨着据丁爱萍讲,在她回洛阳后的20天里,他儿子的治疗费又已经花掉了两万多元,平均下来一天就要花一千多元钱如果照这样拖下去,她辛辛苦苦筹到的这22万元,过不了多久就会所剩无几“干脆把房子卖掉!”此时的丁爱萍,除了做这个决定,似乎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事实上,就在记者到丁爱萍家采访的当天,丁爱萍已经将家里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好、打了包,随时准备搬家可是凭丁爱萍家那套两室一厅的、再普通不过的房子,要想卖22万元,又谈何容易         在随后的几天里,尽管也曾有不少人对他们家的这套房子很感兴趣,可是22万元的价格,还是让很多人望而却步更让丁爱萍接受不了的是,一些人在得知丁爱萍为救子而急于将房子出手后,竟使劲将房价往下压这无疑让丁爱萍感到无助和绝望就在丁爱萍为卖房子而努力的时候,她的丈夫在北京也坐不住了丁爱萍告诉记者,几天前她丈夫给她发来短信,说只要有人愿意借给他们救命钱,他愿捐献自己的肾脏或眼角膜看了丈夫这条短信,丁爱萍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了         丁爱萍说:“孩子他爸本来身体就不好,加上我回洛阳后,他要每天24小时陪护黄卿,连个可替换的人都没有每当想到这些,我心里总会格外担心他会因此累坏身子这也是为什么我每天都要给他打电话,因为我实在放心不下他为这个家辛辛苦苦了这么多年,我实在不忍心再看到他为了救孩子而做那样的事!”         其实,在丁爱萍回洛阳的这些天里,让她时刻牵挂的,又何止是她的丈夫为了全面掌握孩子的情况每天,丁爱萍都会给儿子发十几条短信,询问他吃饭了没、睡得怎么样、情绪好不好,鼓励他坚强与病魔做斗争与此同时,在黄卿回复过来的短信中,丁爱萍也同样感受到了儿子对自己的鼓励——“妈妈!我一定会坚强!”、“妈妈,我会加油,你也要加油!”、“妈妈!保重身体!等着看我赢得胜利!”事实上,正是儿子的这份坚强,支撑着丁爱萍永不放弃的勇气         在采访行将结束的时候,丁爱萍告诉记者,在她回洛阳的这段时间里,她从没睡过一个囫囵觉她没有一天不是盼望着,能够早点筹足治疗费用这样她就可以带着那些救命钱到北京和自己的丈夫、孩子团聚不管今后会有怎样艰辛的路,只要能让孩子活下来,就是她最大的幸福......         在这里,我们希望能有更多的人伸出援手,来帮助丁爱萍和她的儿子度过难关,赢得与死神的这场竞赛同时我们也祝愿这坚强的一家人一路走好! 救助黄卿的热线电话:一拖社保中心——64972877 [s:88] [s:88] [s:88] [s:88] 救助黄卿的热线电话: